當前位置:首頁 > 企業文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我的祖國征文:我愛七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期:2019-09-02    來源:七臺河礦工報    作者:李成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挖了一輩子的煤,就要退休了,這幾天翻來覆去睡不好覺,心里酸甜苦辣咸不是個滋味。工作37年來,喜過、累過、發過牢騷,仔細想想,13505個日日夜夜,早出晚歸的忙忙碌碌,轉瞬間都成為過去。相比共和國70年的風雨歷程,我微不足道,忠實自己的職業,熱愛自己的崗位,默默無聞地無私奉獻,就是我對祖國的報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1965年5月出生的,巧的是這是七臺河礦務局成立的日子,伴著礦務局的發展壯大,我長大成人,準確地說我是端著礦務局飯碗長大的。也是這樣的機緣巧合,我的一生都獻給了七礦公司。1983年上礦當上了一名采煤工,下井的第一個班,我們七個新工人手拿鐵鍬在組長的帶領下開始攉貨,組長拱溜子頭,我們新人跟在后頭劃拉溜子兩幫的浮貨,接溜子片,一會兒爬著、一會兒跪著、一會兒坐著,溜子不下貨還得坐在溜片上捼貨,上上下下地爬行,超出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累。我所在的工作面是炮采,采高僅0.8米,工作面傾向長度120米,在這狹小的空間里站不起來,蜷縮著爬行。一個班下來渾身酸痛,累得睡到半夜腿抽筋疼醒。第二天早上,我媽叫我起來吃飯,我說不吃了,太累了,一直睡到上班時間才起來,穿衣服時,腿也疼、胳膊也疼、肌肉也疼,沒精打彩地穿好工作服又向井口走去,那時沒有職工浴池,上下班時間就能看見滿臉煤灰衣衫襤褸的“煤黑子”行走在大街上,再苦再累咬著牙挺著,一天一天地堅持,工友們說:“成堂性格真好,一天樂呵的?!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下井三個月的時候,趕上一次推場子,頂板從硬幫切下來,整個工作面冒煙,多虧了經驗豐富的老工人指揮得當才安全撤離,否則全班覆滅,那將是一個礦難,回憶起來十分后怕。第二天好多工人嚇得不敢上班,我卻大膽地到井下與老師傅們共同處理工作面現場,恢復生產工作,通過向老工人請教學習掌握了頂板周期來壓的規律和應對措施。參加工作的第一年沒有休過班,只要師傅們指使,不管臟活累活我都干,在干的過程中學到了很多工作技巧,積累了一些經驗。工友們非常喜歡我,評選我為先進工作者,這個榮譽鼓勵我,只要好好干工作一定有奔頭。選擇煤礦就要吃苦耐勞,選擇目標就要堅定前行。煤礦繁重的體力勞動并沒有使我屈服,煤礦的危險我也沒有懼怕,同我一起分配到采煤場子的七個人轉正后走了五個,我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,一干就是37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實在的,煤礦的工作時間很長,每天都得十幾個小時,少了閑情逸致。煤礦工人很辛苦,每天都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,成天就是吃飯、睡覺、上班;煤礦工人很樸實,每天重復著同樣的勞動,埋頭苦干、拼命硬干,正是礦工的這種品質,使我深深地愛著煤礦。從事煤礦工作也苦了媳婦,做飯、洗衣服、帶孩子、清潔衛生,為照顧一家老小我媳婦辭掉了工作,做了一個全職家庭主婦,受了一輩子心甘情愿的累。就快退休的我要大聲地喊:“媳婦一邊呆著去,一切家務活兒我包了?!币詮浹a對家人的虧欠。從事煤礦工作,父母多了一份牽掛,一次我沒有正點下班,父親在寒冷的冬天里走到井口調度室打聽情況:“我家老大怎么還沒下班???”調度員說:“他們連勤了,啥事沒有?!备赣H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踏實了。等到我下班回家時,父母問這問那,嘮叨個不停。選擇了煤礦職業,干了一輩子煤礦工作我從未后悔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想參加工作至今,七礦公司的發展在一代又一代礦工的努力下,炮采變成了機采,木支柱變成了液壓支柱,片盤斜井改造成了皮帶井集中生產,年產量由350萬噸提升到了千萬噸,礦容礦貌、生產生活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是礦工創造了城市的美麗,我為我是一名礦工而驕傲。目前七礦公司正朝著信息化、智能化、機械化、自動化目標奮勇前進?;厥赘∩堰^半,但求無愧亦無驚,祝愿七煤公司明天更加美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广州| 河北石家庄| 安岳| 咸宁| 德阳| 蚌埠| 项城| 湘西| 南充| 曹县| 张家界| 玉溪| 遵义| 本溪| 开封| 南平| 泰州| 株洲| 聊城| 基隆| 齐齐哈尔| 温岭| 日喀则| 乐山| 石河子| 通辽| 克孜勒苏| 南安| 青海西宁| 长治| 保定| 达州| 中卫| 台山| 梅州| 清徐| 青州| 钦州| 宁波| 广汉| 周口| 武威| 阿勒泰| 瑞安| 阿拉尔| 鞍山| 滕州| 克孜勒苏| 巴中| 泰州| 章丘| 株洲| 保山| 海西| 海拉尔| 宣城| 滕州| 襄阳| 双鸭山| 青海西宁| 金华| 柳州| 台州| 鄂尔多斯| 齐齐哈尔| 亳州| 牡丹江| 延边| 宜昌| 铜仁| 仁寿| 毕节| 通辽| 秦皇岛| 湖州| 连云港| 库尔勒| 东营| 琼中| 绵阳| 资阳| 榆林| 宣城| 龙岩| 宁国| 益阳| 长治| 库尔勒| 伊犁| 深圳| 荣成| 任丘| 双鸭山| 阳泉| 香港香港| 宁德| 松原| 自贡| 泰安| 沧州| 桐城| 醴陵| 贵州贵阳| 乌兰察布| 黔东南| 葫芦岛| 灵宝| 黑河| 南安| 张北| 广汉| 驻马店| 泸州| 林芝| 长葛| 抚州| 阿克苏| 项城| 定西| 赣州| 池州| 贺州| 红河| 张家口| 赵县| 临夏| 平潭| 定州| 南充| 定安| 湖北武汉| 抚州| 保定| 怀化| 泸州| 张家界| 淄博| 普洱| 公主岭| 大连| 包头| 江门| 六盘水| 遂宁| 神农架| 启东| 商洛| 邹城| 忻州| 景德镇| 漯河| 葫芦岛| 徐州| 铜川| 克孜勒苏| 和县| 清远| 福建福州| 安吉| 湛江| 武安| 定西| 河南郑州| 蚌埠| 沭阳| 六盘水| 自贡| 黄冈| 泉州| 海丰| 连云港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象山| 项城| 滨州| 洛阳| 衡阳| 湖北武汉| 大兴安岭| 阜阳| 仁寿| 天长| 安吉| 大理| 资阳| 秦皇岛| 湘潭| 德清| 阿拉尔| 海丰| 贵州贵阳| 绥化| 阜新| 甘肃兰州| 扬中| 沧州| 枣阳| 广西南宁| 昭通| 定西| 靖江| 酒泉| 黔东南| 绥化| 威海| 三河| 衡水| 铜川| 陇南| 九江| 萍乡| 郴州| 咸阳| 博尔塔拉| 石嘴山| 永新| 自贡| 安阳| 黄山| 吴忠| 衡阳| 象山| 邵阳| 甘孜| 泰州| 通辽| 天门| 汝州| 基隆| 泰安| 石河子| 中卫| 灌南| 公主岭| 灌云| 深圳| 塔城| 六盘水| 鄂尔多斯| 柳州| 黔东南| 龙岩| 桐乡| 漯河| 仁怀| 寿光| 潜江| 滨州| 南平| 洛阳| 瑞安| 灵宝| 黑龙江哈尔滨| 日土| 兴安盟| 启东| 焦作| 慈溪| 辽源| 海安| 滁州| 灌云| 北海| 海北| 百色| 宣城| 琼中| 榆林| 柳州| 阜阳| 随州| 桐城| 吉林| 广元| 抚顺| 公主岭| 章丘| 凉山| 安阳| 邹平| 鞍山| 阳泉| 迪庆| 镇江| 河南郑州| 柳州| 周口| 枣庄| 泸州| 安徽合肥| 岳阳| 吉林长春| 承德| 河池| 永新| 鄂尔多斯| 滕州| 通化| 曹县| 聊城|